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从轻发落

摘要: 北京时间4月9日上午,贵州省委原常委、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受贿、滥用职权案一审宣判。记者梳理发现,十八大后落马并宣判结束的省部级官员已有7人,其中5人获得从轻处罚或减轻处罚 ... 北京时间4月9日上午,贵州省委原常委、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受贿、滥用职权案一审宣判。廖少华的判决书显示,案发后,廖少华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贿事实和滥用职权的事实,受贿罪具有坦白情节,滥用职权罪具有自首情节;所得赃款全部退缴,认罪悔罪,对其受贿罪可从轻处罚,滥用职权罪可减轻处罚。  记者梳理发现,十八大后落马并宣判结束的省部级官员已有7人,其中5人获得从轻处罚或减轻处罚。  受审高官 5人获得从轻或减轻处罚  十八大后落马并一审宣判结束的省部级官员共有7人,分别是内蒙古自治区统战部原部长王素毅、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刘铁男、广西区政协原副主席李达球、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童名谦、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  值得注意的是,7人中有5人获得“从轻处罚”或“量刑考虑”。其中,廖少华、李达球、倪发科和季建业4人的判决书均有“依法可从轻处罚”的表述,虽然童名谦的判决书没有明确表述从轻处罚,但表述为“量刑时酌予考虑”。  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王文华教授表示,落马官员被从宽处罚都是有法律依据的,在量刑上,有的是依照法律规定,法官的裁定也有一定的空间。  另外,除昨日宣判的廖少华外,其他6人均在宣判现场表示不上诉。  认罪态度 6人具坦白情节  记者在上述7名落马省部级官员的判决书中,发现均有关于“认罪、悔罪”的表述。其中6人的判决书中提到“认罪态度较好”,刘铁男的判决书中表述为“认罪、悔罪,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  如原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王素毅,其判决书表述为“认罪态度较好,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  另外,除以玩忽职守罪判刑的童名谦外,其余6人的判决书有“归案后主动交代有关部门尚不掌握的大部分受贿事实(季建业是‘犯罪事实’)”的表述。  王文华表示,认罪悔罪、追缴赃款赃物、坦白情节等,都可以认为是从宽判决的依据。  受贿金额 不能以此简单判断“轻”“重”  记者梳理发现,这7人中除童名谦为“玩忽职守罪”外,其余6人均为受贿罪,金额均超过千万。  这7人中,王素毅和刘铁男领到了“无期徒刑”,两人的罪名均为受贿罪,不过,刘铁男的受贿金额达到3558万元,约为王素毅(1073万)的3倍。领刑最少的童名谦,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  倪发科、季建业、廖少华受贿也超千万,分别为1348万、1132万、1324万,但他们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15年、16年。  为何受贿金额相差不大,但有人被判无期,有人获刑15年?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宪法学会副会长焦洪昌认为,法院判决,首先考虑的是犯罪事实问题。如果被告人的犯罪情节对国家造成的危害性比较大,比如利用职务之便,批复企业生产假药,就会造成很大社会危害。即使受贿金额少,相对来说也会有较大量刑。  王文华认为,不能简单以受贿数额判断案件判决结果“轻”还是“重”。他表示,不能绝对地拿两个案件的受贿数额进行比较,这其中存在着不同案件具体事实、情节的差别。  王文华解释,贪污罪的本质是侵犯公共财产权,所以数额是更重要的标准;受贿罪的本质是权钱交易,因此数额在受贿罪中是重要依据,但绝不是唯一依据。

本文由管家婆四不像发布于国际大事件,转载请注明出处:从轻发落

相关阅读